环保装修新型材料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环保装修新型材料(全文在线阅读>

环保装修新型材料

低代码:下一次IT技术革命?

????

国外已经跑出超10亿美元独角兽。

IT技术支撑了全球信息化浪潮,然而软件开发效率却难以像摩尔定律一样快速提升,以至于成为瓶颈。

近几年,低代码领域发展迅速,赛道跑出了超10亿美元估值的独角兽OutSystems,巨头企业AWS、Google、Microsoft、Oracle、西门子等也纷纷推出低代码开发平台或通过收购布局低代码。国内也出现了一批低代码创业公司,具备早期创投机会。

低代码开发平台,是指那些无需编码或通过少量代码就可以快速生成应用程序的工具,其一方面可以降低企业应用开发人力成本,另一方面可以将原有数月甚至数年的开发时间成倍缩短,从而帮助企业实现降本增效、灵活迭代的价值。

36氪近日对十多家低代码相关企业进行了采访、调研、产品试用等,包括多家低代码创业公司,用友、销售易、北森等企业软件和知名SaaS公司,OutSystems、Mendix等海外头部公司等。最终撰写了本文,部分核心信息包括:

低代码开发方式,可将软件开发效率提升数倍甚至10倍以上;

低代码赛道正在热起来,国外已经跑出超10亿美元独角兽,预计2020年平台市场规模达155亿美元;

低代码赛道竞争的5个关键点剖析:平台能力,商业模式、商务能力、生态建设、融资能力;

低代码领域处于早期探索阶段,入局创业尚不晚,创业公司估值大多在2亿元内,有早期投资机会;

RPA、BPM、中台、低代码,背后是一个趋势。

不写代码快速开发应用,将开发效率提升10倍

1、低代码开发的概念和价值

我们先来通过几个案例,来直观感受下低代码开发的价值:

OutSystems帮助施耐德电气在20个月内推出了60款应用,将开发过程加速了2倍,仅在第一年就节省了650天的工作量。

ClickPaaS告诉36氪,某传统化工内企业客户,原先通过Oracle和SAP构建了整体信息化架构,包含CRM,DMS,OMS,ERP。业务模式发生变化后原先的方案需要重构,在Oracle和SAP上重构的方案原先实施公司报价在6个月,400万元。通过ClickPaaS快速构建业务模型替换掉了CRM,DMS,OMS,只用了1个月,70万元年租。

宜创科技告诉36氪,某地产中介搭建海外服务板块系统,传统开发方式需要12个人开发6个月,报价小几百万元。宜创基于低代码开发方式,4个人开发1个月完成交付,项目金额数十万元。

效率提升的背后,都来源于低代码这种新型的应用开发方式:开发者可以基于图形化界面,通过拖拉拽、参数配置、逻辑规则定义、模板组件调用等方式,同时兼容代码编写模式,完成软件应用构建,将开发效率提升数倍甚至10倍以上。

经常和低代码一起提到的还有零代码(无代码),零代码是指完全不写代码实现应用开发,其面向的开发场景往往较简单。

特别说明一点,本文讨论的低代码开发平台,是指广义的低代码开发平台,包含了低代码和零代码,包含了支持低代码快速开发的相关模块,包括通用PaaS层、中间件、aPaaS层、iPaaS层、组件、模板等。

OutSystems的低代码开发界面(图片来源:OutSystems官网)

2、低代码开发如何提高开发效率和降低成本?

效率方面,首先,通过图形化拖拉拽的方式,替代原本编写代码的方式,能够降低大量工作量。第二,编写代码的方式,往往会花很多时间在寻找代码bug和解决bug上,低代码因为很少需要直接写代码,因而有效的规避了代码本身的bug问题。第三,支持将开发完的应用一键部署到多种环境,包括PC客户端、web端、移动端,以及IOS、Android、H5、小程序等。第四,通过云化的开发全流程协同、版本管理,可以提高协同效率。

除此之外,宜创科技CEO宜博还告诉36氪,传统写代码开发,开发总时长的缩短与投入人力的增长并不是成正比的,传统开发是紧耦合、串行开发模式,即开发者之间需要紧密配合、联调等,很多开发环节需要等待上一环节完成。宜创低代码开发平台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底层核心技术从紧耦合的MySQL、Java等,变成了松耦合的NoSql、JavaScript等,从而实现了从串行开发到并行开发。

成本方面,软件应用开发的成本主要是人力成本,通常按“人天”或“人月”来衡量,可以按照这个公式来核算:开发成本=人员日均工资*人数*开发天数。效率的提升会直接成比例降低“人数、开发天数”的值,同时,低代码开发模式降低了对开发者水平的要求,很多开发工作不需要那么贵的高端开发人才来做了,这样也降低了“人员日均工资”值,从而整体降低成本。

低代码赛道国外已跑出独角兽,2020年平台市场规模达155亿美元

低代码开发在早期经常被看做“玩具”,难以在实际生产场景落地。近年来,随着技术和市场的逐渐发展,低代码开发领域也逐渐“热”了起来。

2018年6月,低代码开发平台OutSystems获 KKR 和高盛3.6 亿美元融资,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为独角兽。其年营收远高于1亿美元,并且每年增长率超过70%。

2018年8月,西门子宣布以6亿欧元收购低代码应用开发领域的知名公司Mendix。

AWS、Google、Microsoft和Oracle等也于近些年纷纷推出各自的低代码开发平台。

再看国内,奥哲网络、ClickPaaS、宜创科技、数式科技、轻流、搭搭云等低代码创业公司也于2018、2019年纷纷获得投资。其中奥哲获得阿里5000万元A+轮投资,和高榕资本的亿元级B轮投资。

2019年上半年,明道发布新产品明道云,转型成为零代码开发平台;APICloud发布了低代码开发平台Plus Mode。

市场规模上,Forrester的报告显示,低代码开发平台的市场将从2015年的17亿美金增长到2020年的155亿美金,预计到2020年,75%的应用程序将在低代码平台中开发。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155亿美元的市场估计仅指低代码开发平台的市场,而基于低代码平台提供服务的市场,并未计入其中。

两类主流玩家:头部SaaS企业,通用平台企业

Gartner在2018年的报告中提出了hpaPaaS(高生产力应用程序平台)的概念,即一个支持快速开发、部署、运行应用程序的云平台,核心能力聚焦在低代码和零代码开发。

下图是Gartner在2018年报告中绘制的hpaPaaS魔力象限:

资料来源:Gartner报告

可以看到,右上角的“领导者”象限有四家公司:Salesforce、ServiceNow、OutSystems、Mendix,这四家公司也代表了全球低代码开发平台的两类核心玩家:头部SaaS企业和通用平台企业。

1、头部SaaS企业

头部SaaS和应用软件企业,做低代码开发平台的直接驱动力是:提高产品开发和定制化开发效率。长期驱动力是:建立平台生态。

代表企业包括国外的SaaS龙头Salesforce、ServiceNow等,国内的知名SaaS企业销售易、北森,以及老牌应用软件企业用友、金蝶等。

SaaS企业需要快速迭代产品,同时扩充更多产品线和功能,以覆盖更广泛的业务场景,涉及到大量产品开发工作。另一方面,中大型客户往往会给SaaS企业带来更可观的营收,但是标准化的SaaS产品满足不了大客户的需求,SaaS企业需要针对每个大客户进行大量定制化开发,沦为“项目公司”。

低代码开发平台则能有效解决上述问题,降低SaaS和软件企业的产品开发和定制化交付成本,提高整体效率。

头部SaaS企业的低代码开发平台,参照Salesforce、ServiceNow的成功经验,目前已有较清晰的发展路径:

第一步,将平台用于内部开发效率的提升,包括产品持续开发对待和定制化交付。

第二步,将平台提供给客户和集成商/代理商使用,让客户能够基于平台二次开发,持续满足自身的业务迭代和个性化需求。让集成商/代理商能够基于平台进行二次开发,满足客户的定制化需求,实现快速低成本交付。

第三步,将平台开放给第三方应用开发商ISV,在平台上构建新应用,借助平台的流量售卖给平台客户,从而突破SaaS企业自身的业务范围,形成平台应用生态。或直接将平台售卖给ISV,独立开发和交付ISV自己的应用软件。

di san bu, jiang ping tai kai fang gei di san fang ying yong kai fa shang ISV, zai ping tai shang gou jian xin ying yong, jie zhu ping tai de liu liang shou mai gei ping tai ke hu, cong er tu po SaaS qi ye zi shen de ye wu fan wei, xing cheng ping tai ying yong sheng tai. huo zhi jie jiang ping tai shou mai gei ISV, du li kai fa he jiao fu ISV zi ji de ying yong ruan jian.

Salesforce已实现了第三步,典型案例是Veeva基于Salesforce的应用开发平台Force.com,开发了针对医疗行业的CRM系统,目前市值已超过200亿美元。

2、通用平台企业

头部SaaS企业是先有业务,然后造了低代码开发平台去支撑自己的业务扩张,以及更长远的生态建设。通用平台企业则是先把平台工具造出来,然后提供给所有(理想情况)的应用程序开发场景使用。

低代码开发平台,对于头部SaaS企业来说是工具,对于通用平台企业来说是核心产品服务和新的商业模式,36氪希望关注到更多创业投资的新机会和新趋势,限于篇幅,后文会把焦点放在通用平台企业的研究分析上。

通用平台的代表企业包括国外的OutSystems、Mendix等,国内的企业有奥哲网络(氚云)、ClickPaaS、宜创科技、炎黄盈动、数式科技、轻流、搭搭云、黑帕云、易度软件等低代码创业公司,以及APICloud、明道云等延伸或转型到低代码领域的创业公司,以及大型企业旗下的业务模块,如帆软的简道云、阿里的宜搭等,还有Joget等正在拓展中国市场的海外公司。

如何进一步去分出通用平台企业的差异呢?赛道的关键点有哪些?

我们通过多家企业走访调研、产品试用和行业分析后,认为可以从以下五个维度去衡量平台能力,商业模式、商务能力、生态建设、融资能力。

平台能力决定了平台能提供多大的应用价值(开发效率提升多少倍,成本降低多少倍);

商业模式决定了应用价值能转化为多大的商业价值;

商务能力直接影响获客(尤其是大客户获客)能力,决定了商业价值能被多大程度落地;

生态建设指的是平台的教程、培训、帮助支持和社区等体系的搭建,直接影响平台的推广速度、推广成本和品牌;

融资能力很重要则是因为,优质的低代码开发平台研发是个高投入(数年、上亿元)、高门槛的事情,前期需要持续烧钱,直到平台商业化落地产生稳定营收。

后文我们会详细分析下平台能力和商业模式这两个较复杂的关键点。

如何衡量低代码开发平台的平台能力?

平台能力核心决定了2件事情,也是低代码开发平台最核心的价值体现:能开发多广泛场景和多复杂场景的应用;开发效率和开发成本能优化到什么程度。

这两点决定了低代码企业的天花板有多高、产品落地性和竞争力有多强、是否具备大客户复杂场景服务能力。

一个关键的问题来了:如何衡量平台能力?

我们认为可以从两个角度去衡量,一个是从平台的技术路径和架构去衡量,一个是通过平台的应用效果衡量。

技术路径方面,我们与国内多家通用低代码开发平台负责人,以及销售易、北森、用友的平台产品技术负责人进行了访谈交流,得出了以下结论:

大的层面,可以将低代码开发平台按照技术路径架构分为两类

一类是基于表单/引擎驱动的模式,通过建立多张表单,使用流程串联,定义报表输出方式,构建表单类轻应用。该类模式的技术壁垒不高,主要支持开发表单类应用,场景有一定局限性,主要服务中小客户。

一类是基于aPaaS平台的模式,包含多种具体的技术手段和路径,例如模型驱动、代码生成、可视化编程等,底层技术涉及云原生、元数据、多租户等。该类模式的技术壁垒较高,颗粒度更细,复杂度、灵活度更高,能够支持广泛场景的复杂应用开发,具备服务大客户和中小客户的能力。不过此类平台往往很难进一步划分出几个清晰的技术流派,往往是每一家都有较大差异。

再来看另一个角度,通过平台的应用效果衡量。

首先,可以直接看平台的核心价值实现效果,即:

成功交付了多大规模的客户。横向广度上能覆盖多少行业、领域的应用开发场景,纵向深度上能开发多复杂的应用场景。

开发这些应用场景,能在多低的人天量完成,反应的是开发效率和开发成本能优化到什么程度。

除此之外,销售易CEO史彦泽和产品副总裁叶晓峥还补充了3点:(叶晓峥曾任Netsuite(现Oracle云ERP)产品总监,曾在Siebel作为项目带头人构建了Siebel CRM应用引擎)

有多少ISV基于平台进行原生应用开发,以及产生了多少应用数量,质量有多高。

对客户数据量的处理能力(销售易在单个租户可以支撑亿级)。

国际标准机构的认证,如Gartner高效开发平台的推荐供应商名单等。

五大商业模式,寻找低代码价值出口

低代码开发平台本质是个工具,产生“提高开发效率、降低开发成本”的核心应用价值。如何寻找最优质的价值出口,怎么将这把“利器”转化为可观的商业价值,对于创业公司的成败和未来体量都至关重要。

更具体的,其中涉及到选择的行业和场景是否有足够痛点,客户的付费能力有多高以及付费通道是否通畅,利润空间有多大,是否能够规模化扩张,扩张的边际成本是否足够低,该模式的天花板有多高,是否能够形成较高的壁垒等等。

经过调研分析,我们将低代码开发通用平台的商业模式,初步总结为以下5大类:

成为表单类轻应用开发平台。包括轻量型的ERP、CRM、进销存、项目管理、OA等应用的快速构建,好处是能较快较轻的切入市场,用户使用门槛低,问题是支持开发的应用场景有限,大多服务中小企业,技术壁垒不高。

成为企业IT项目开发商。市面上有庞大的软件外包开发公司,承接着庞大的企业IT项目建设的需求。既然自己有强大的工具,干脆直接去承接企业外包开发需求,能够比其他公司缩短数倍的开发时间,降低数倍的开发成本,从而在交付时间和报价上产生大幅度优势,同时客户还能基于平台未来继续快速构建应用。该模式的问题在于,需要具备大量客户资源、熟悉客户业务,在交付过程中,会涉及大量的咨询工作,梳理客户的业务流程。当然,先自己把规模做起来,后面成为有核心开发工具优势的高生产力众包平台也是一种路径。

赋能咨询公司、集成商。不直接面对终端客户做项目,而是针对直接服务终端客户的咨询公司、集成商、外包公司等,给他们提供低代码开发平台工具产生营收。这样低代码公司不用去争抢自己积累较少的终端大客户资源,不用花大量时间在客户业务咨询和需求梳理上,能较快的规模扩张,借助渠道把平台较快打入更多客户,再延伸潜在的客户服务。该模式下,平台要足够易用、降低使用门槛,且要做好培训、支持体系的建设,让渠道商有意愿和容易使用。同时,渠道商的水平参差不齐,也会直接影响到平台的落地效果,进而影响品牌形象。

赋能中大型SaaS企业。前文已分析,低代码开发平台能够有效解决,SaaS企业在快速低成本开发迭代产品线和功能,响应大客户定制化需求的痛点。头部SaaS企业大概率会自己研发构建aPaaS平台,规模次之的中大型SaaS企业,往往很难下决心投入长周期和高成本去自己构建,直接采购成熟的平台融入自身是较优的办法。不过这里的很大问题在于,中国的SaaS企业,绝大多数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第一阶段的获客销售问题还没解决好,在构建aPaaS上可能决心不足。

成为企业中台解决方案商。基于低代码开发平台,帮助企业构建完整业务中台和数据中台能力,快速、低成本完成企业所有业务应用的开发和迭代,同时灵活、快速响应外部变化。让低代码中台成为企业信息化建设和智能化应用的入口,延伸出应用商城平台等更大的想象空间。在当前中台尚处于早期落地阶段,该模式需要找到痛点最强的企业客户,同时也会面临已有中台解决方案商的竞争。

以上5大类商业模式,还可以从另一个维度去考量推敲:是直接售卖平台工具,还是基于工具售卖服务,以及售卖什么服务。

低代码创投机会:创业入局不晚,投资有早期机会

国内的低代码开发通用平台玩家,大多在2014年后启动相关业务,整体发展非常早期,尚处于产品初步落地、商业化探索阶段,营收大多在数百万元、千万元级别

目前奥哲网络是国内低代码领域发展规模靠前的企业,我们也做过详细报道。奥哲成立于2010年,以BPM产品切入流程管理领域,2014年,推出公有云BPM产品“氚云”,2019年,推出“业务中台”概念的低代码平台“云枢”。

奥哲网络2018年营收已过亿元,其商业逻辑是,轻量级零代码产品“氚云”基于钉钉平台获取大量客户流量,将一些有更多需求的中大型企业,引流至BPM和云枢业务,赚取高客单价的业务收入。

对比国外的头部企业,OutSystems目前在 25 个国家拥有 400 多家企业客户,包括丰田,罗技,德勤,施耐德电气和通用金融等,ARR(年度经常性收入)远高于1亿美元,并且每年增长率超过70%,估值超过10亿美元。

相比之下,国内创业公司还有非常大的成长空间,目前估值大多在2亿元以内,数倍PS,存在较合理的早期投资机会,且大多低代码创业公司都正在融资

创业机会方面,虽然aPaaS的技术门槛较高,需要创业团队过往有多年的aPaaS经验,并投入数年的平台构建和打磨时间,但是低代码开发市场目前在国内依然处于非常早期阶段,需要技术产品和市场教育的进一步成熟,这就给了想进入该领域的创业公司宝贵的时间窗口,所以我们判断依然有新入局创业公司的机会

RPA、BPM、中台、低代码,背后是一个趋势

当我们观察了BPM、RPA、中台、低代码这些似乎关联性不大的技术服务后,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关联性和共通点。

这些技术服务其实都在响应一个共同的大趋势:企业要打破信息系统孤岛,快速迭代响应外部快速变化的市场环境,同时降本增效,提升内部生产力。

在这个大趋势下:

传统BPM基于企业已有的各个系统,通过代码开发、接口对接的方式,构建一个贴合客户业务流程的系统。

RPA则是规避了错综复杂的底层开发和对接,直接基于界面操作的手段,很取巧的完成大量“规则固定,重复性高”的工作,快速在各个系统孤岛嫁接桥梁,形成新的业务流。

中台则是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在企业原有系统之上,搭建了数据和业务中台,把这些企业各类数据、业务接口都整合好,由中台统一向上输出干净、有条理、标准化的数据和业务能力,更像是“中医”疗法。

低代码则想进一步提高中台的效率,通过开发效率的数倍提升,解决中台落地时,项目制、模式重的问题。相比于BPM和RPA,低代码除了解决已有系统的和打通串联问题,还可以直接构建新应用,场景其实更广。

当然,这并不是说未来一定是某一项技术的天下,在企业信息化发展参差不齐、市场应用场景广阔复杂、技术持续发展演进的背景下,这些技术会以合适的方式组合融合,服务于合适的应用场景。

事实其实已经如此,奥哲的BPM业务通过低代码技术快速开发交付;UiPath等RPA企业基于拖拉拽的图形化操作方式设计RPA流程,其实就是特定场景的低代码应用;数式网络基于低代码提供中台解决方案;轻流也将RPA工具集成到了低代码解决方案。

最终一切还是归结到一个根本问题:为什么客户,在什么场景,提供什么核心价值,产生多大商业回报。技术归根到底是工具,至于用什么工具,其实从来不绝对。

结语

回归冷静,我们看到低代码的发展依然处于早期探索阶段,即便是全球最领先的公司OutSystems,成立于2001年,发展至今接近20年,估值超过10亿美元,其实也并不是一个很亮眼的成绩。

低代码开发到底能适应多广泛场景?做出多复杂应用?效率能提高1倍还是10倍?商业模式如何设计?卖工具产品还是卖服务?卖什么服务?怎么收费?市场什么时候能真正起来?等等。这些问题都有待低代码创业公司、企业、投资人等去摸索和解答。

我们先不去揣测终局,是否会诞生新的开发语言、应用生态、新的企业信息架构,我们更希望看到产业从业者能够打磨好工具利器,真正扎根落地,解决问题,产生价值,而非炒概念、造热点、吹泡沫。

我们期待着,在古老的软件开发领域,能产生一次生产力大变革。

36氪本着伴随产业一起成长的初衷,撰写了本篇文章,由于时间、资源、视野有限,本文难免出现错误、片面等问题,欢迎各位指正交流。

我是36氪分析师陈绍元,持续关注低代码领域的发展。欢迎与我交流行业或寻求报道,我的微信:963757163,添加后请注明公司、职位、姓名。

????

????

????

????

(责任编辑:王荣智 )

????

????

????

????

????

当前文章:http://www.167408.com/981oepso/100382-251396-44546.html

发布时间:01:23:50

文人书屋??菩提文库??狗狗小说网??狗狗电子书免费下载??dj舞曲??华考范文网??狗狗搜索书籍??浙江企业新闻网??狗狗搜索书籍??狗狗搜索书籍??

{相关文章}

利用FD抓取并修改充值数据获利如何定性

??上海工伤保险实施办法_侠大资讯网??

案情:2017年5月,王某发现A公司旗下网站“A生活”在线手机话费充值平台存在漏洞,遂在该平台注册用户并进行话费充值20元的测试,王某在支付 20元的同时,利用“Fiddler”软件(下称FD软件)抓取向该在线充值平台发送的数据包,发现可以把支付金额20元修改为0.01元,而实际充值到账的金额仍然是20元。王某在随后的24小时内,通过该种方式,以实际支付0.01元的金额为多个手机号码充值20元、30时尚先生电子刊阅读码_侠大资讯网0元、500元不等的话费,共计操作50次,获利8096元,造成A公司经济损失11921元。王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并已赔偿损失。

分歧意见:对王某的行为定性存在三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王某的行为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和盗窃罪的想象竞合犯,从一重处。由于本案盗窃数额没有达到数额巨大,从一重处应该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定罪处罚。

第二种意见认为,王某的行为应该以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定罪处罚。理由是,王某的主行为是利用FD软件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通过修改数据而获利的行为是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的附随行为,无需考虑与盗窃罪的想象竞合。

第三种意见认为,王某的行为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理由是,王某不仅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还修改了数据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后者是主行为,至于与盗窃罪的想象竞合问题,与第二种意见相同。

评析意见:笔者同意第一种意见,具体理由如下:

一、关于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与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的关系。本案王某把手机上网端口改成与电脑一致,形成一个局域网,然后在电脑上打开FD软件,电手游网_侠大资讯网类似365bet的网站脑就能看到手机发送的所有数据包。再通过手机登录并输入要充值的手机号及金额,然后用FD软件开启拦截,抓取充值的数据包,把数据包内的支付金额改成0.01元,然后再把这条修改过的数据发送出去,就可以以0.01元购买到20元至500元不等的话费。从FD工作原理来看,王某的行为不是一个单纯的截获数据行为,更为重要的是更改传输数据的行为。根据刑法第285条第2款的规定,违反国家规定,获取该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者传输的数据,情节严重的,构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根据刑法第286条第1款的规定,违反国家规定,对计算机信息系统功能进行删除、修改、增加、干扰,造成计算机信息系统不能正常运行,后果严重的,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的规定,对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传输的数据进行删除、修改、增加操作的属于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

本案中,王某获利8096元,造成损失11921元,根据《解释》第4条规定,违法所得5000元以上或者造成经济损失1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后果严重”。从形式上看,王某的行为符合上述两个罪名,关键问题是这两个行为之间的关系。王某的作案方式就是通过FD软件截获充值数据,然后再把充值数据修改为0.01元,然后再发送孙小梅主持图片_侠大资讯网出去。前面截获数据的行为是后面修改的行为必经阶段,属于吸收犯,应当按照重罪吸收轻罪的原则处理。根据刑法第285条第2款和第286条第1款的规定,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重于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按照重罪吸收轻罪,应当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接下来分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与取得财产行为之间的关系。

二、关于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与盗窃罪的关系。如前所述,王某通过FD软件截获并修改数据的行为,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但是被告人的行为并没有就此停止,而是将本应当支付相应话费的金额一律改为0.01元,而被害单位仍然按照20元至500元不等的话费支付给被告人,被告人通过支付0.01偷天换日_侠大资讯网元的犯罪成本获取财产。如何看待这一取财行为呢?

首先,该取财行为不单纯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或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的附属行为。《解释》第4条规定的违法所得5000元以上,是指通过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通过受雇或转让数据等方式间接获取违法所得。而本案王某不是通过向他人提供获取数据而获利,也不是受雇于他人实施破坏计算机系统而获利,而是直接取得充值平台中的财产。

其次,该取财行为属于盗窃行为。盗窃罪的本质特征是违背财物所有人或占有人的意志,以不为财物所有人或占有人所知的平和方式改变财产占有关系。本案中,被害单位并不知道被告人实际仅支付了0.01元,属于违背意志改变财产占有关系,符合盗窃罪的特征。或许武邑_侠大资讯网有观点认为,计算机信息系统误以为实际支付了20元至500元,属于陷于错误认识而支付财产,符合诈骗罪的特征。但机器不存在“被骗”的问题,且FD实际发送的数据是0.01元,也没有“骗”的行为,固然不可能成立诈骗罪。

最后,盗窃罪与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之间的关系。笔者认为本案中的盗窃行为与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行为之间属于想象竞合关系。修改并发送数据的行为本身是违背财物所有人或占有人的意志获取财产的行为,换言之,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的行为与盗窃行为重合,因此属于刑法中的一行为而非数行为。只不过这一个行为同时触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和盗窃罪两个罪名,属于想象竞合犯,应当从一重处。本案中属于盗窃罪数额较大,法定最高刑为三年有期徒刑,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后果严重的,法定最高刑为五年有期徒刑,从一重处应当定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作者单位:东南大学法学院、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检察院)

????

????

????

????

(责任编辑: HN666)

????

????

????

????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